广东落马原纪委书记:因儿患病而"想法捞钱"
来源:南方都市报(深圳)  2015年4月30日  

我仕途畅顺,30多岁升处级,40多岁升到副局级。最大的转变则是因为儿子的出生,儿子一出生就患有地中海贫血病,每个月都要换血600毫升,不仅要四处托关系寻找血?#28023;?#36824;因为每月高达2万元的医药费倍感压力,不得不想尽办法去捞钱。自己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,但愧对组织的培养。

——— 何继雄最后陈述

南都讯 广州市协作办公室原党委副书记、纪委书记何继雄受贿一案昨日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,何继雄被指控从1995年开始,单独或伙同他人受贿,金额在2700万元左右。

从庭审来看,何继雄被查与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不无关联。何继雄在法庭上自辩,?#26696;?#20043;路源于儿子一出生就患有地中海贫血病,每月治疗费用高?#28023;?#19981;得不“想尽办法捞钱”。

姐弟控制集体企业

在何继雄被指控的受贿额度中,有超过一半都与广州市沙河兆联经济发展有限公司有关联。这家公司在2002年之前是广州市?#33258;?#21306;沙河镇属企业,改制之后,镇政府持30%股份,其他股份散落在16条村以及个人手中。

何继雄曾在1995年到2002年期间,长期在沙河镇担任副镇长、镇长等职务。2002年,沙河镇龙洞村?#25442;?#20026;龙洞街道办后,何继雄又继续担任党工委书记,直到2005年调任冼村街道办任党工委书记。

何继雄本人的供述称,2005年,兆联公司换届,在他的?#36139;?#19979;,姐姐何月霞当选成为兆联公司董事长。而为了让姐姐当选,一方面他找到原董事长冼瑞洪,先将姐姐调到这家公司,另一方面,他还做通了16条村村领导的工作。

检方指控,兆联公司成为何?#21307;?#24351;控制之下的公?#23613;?#36825;家公司在当地持有大量的物业。一个名为李国明的商人,从2007年开始,先后承租了兆联公司5处物业,通过改造、装修,然后出租牟利。承租物业分成上,李国明分得40%,何继雄与其姐姐各自分得30%。至2014年,何继雄与其姐姐被指分得1540万元。

除此之外,检方还指控,何继雄利用职务便利,为兆联公司在工作协调、物业管理等方面提供各?#32844;?#21161;,以报销费用、提取现金等各?#22336;?#24335;,收受该公司贿送的感谢费共计人民币2210043.36元、?#20309;?#21345;104万元。

跟曹鉴燎有利益关系

在承租兆联公司物业方面,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的身影也出现了。曹鉴燎曾长期在广州市沙河镇任职,直到1995年调任天河区副区长。

曹鉴燎于2013年年底被省纪委宣布调查。从昨日庭审来看,省纪委在2014年1月向广州市纪委移交了何继雄涉?#28216;?#32426;的线索。广州市纪委则于2014年2月28日对其进行“双规”调查。

昨日庭审还显示出,长江企业集团公司董事长?#38498;?#26480;卷入到曹鉴?#21069;浮U院?#26480;并未回国接受调查,而是在香港通过律师公证,做了有关曹鉴?#21069;?#30340;情况?#24471;鰲?#32780;这份情况?#24471;?#20063;?#36824;?#35785;机关直接拿到了何继雄案的起诉当中。检方指控,?#38498;?#26480;通过曹鉴燎打招呼,找到何继雄租赁兆联公司沙河濂泉服装批发市场物业。?#38498;?#26480;以炒卖商铺的名义贿赂何继雄240万元。

何继雄在法庭上辩称,这笔款项纯属炒铺位行为所得,?#38498;?#26480;曾拿出6家商铺,他让李国明以每间商铺2万元的价格支付了租金和押金,之后倒手转卖后?#19981;?#21033;600万元。“这当中有两间是我的,两间是曹鉴燎的,另外两间则分别是我姐姐何月?#24049;?#21494;某(兆联公司工作人员)的。”何继雄称。

何继雄还称,当时600万元到手后,是李国明去拿的钱,之后何继雄便让李国明给曹鉴燎送去200万,由曹鉴燎一名亲戚收下。另外?#22336;直?#25343;出80万给姐姐和叶某,剩余的240万则一直在李国明手里。“直至现在我都没拿一分钱,而?#28082;?#26469;我?#36884;?#24471;这个钱来得太快了,担心有问题,就让我姐姐和叶某也把钱退回给李国明,除了曹鉴燎的200万外,其余的钱之后一直在李国明手上。”

是否利用职务便利?

昨日庭审中,公诉机关指控的6单犯罪事实中,何继雄全盘认罪的仅有一单。

何继雄的辩护律师为其做罪轻辩护。庭审最为核心的争议焦点在于,何继雄在多宗被指控的受贿中,均并非直接利用职务的便利。辩护律师认为,根据有关规定,受贿罪必须要利用职务之便,利用职务之便包括三个方面,自己本身的职务便利,或者下属的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便利,或者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便利。但何继雄受贿一案中,部分贿赂系通过其姐姐完成,但其姐姐并非国家工作人员,因此不属于前述的利用职务便利的情况。

而公诉人则认为,不能狭义理解利用职务便利。辩护人则称,也不能将职务便利无限扩大化。

庭审的最后阶段,何继雄做最后陈述,他自称仕途畅顺,30多岁升处级,40多岁升到副局级。最大的转变则是因为儿子的出生,儿子一出生就患有地中海贫血病,每个月都要换血600毫升,他不仅要四处托关系寻找血?#28023;?#36824;因为每月高达2万元的医药费倍感压力,不得不“想尽办法去捞钱”。

庭审中,他说儿子每天晚上都要打针,打八个小时,早上起床时,才能拔针头。以往都是他帮儿子打针,出事之后,最担心的也是儿子的身体。说到此,他禁不住哽?#30465;?#20182;称自己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,但愧对组织的培养。

何继雄的儿子昨日也在旁听席,看似高中生的模样,人很瘦弱,听到父亲的一席话,也忍不住抽泣。辩护人也为何继雄求情,希望考虑导致其?#26696;?#30340;家庭原因,对其能从轻处理。

 
相关?#32423;?/b>
·河南城关镇纪委书记因落水抢?#20219;?#25928;身亡 警方调查·河北霸州东段乡纪委书记坠楼身亡 妻儿均死于家中
穿越火线活动中心
在ipad上怎么下载软件 轩辕剑3怎么快速赚钱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22日 90k0极速比分足球比分 福彩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安徽十一选五app ag金拉霸老虎机输钱 单机版多人诈金花 pk10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沈阳盛京棋牌游戏大厅 魔龙世界手游平民职业 重庆时时彩是否是骗局 荣盛app下载 武汉宾馆按摩美女照片 爱尚斗地主游戏下载 百家樂怎么判断闲和庄哪个赢